轶九

阿尔在笑。
他总是这张,脸上无时无刻带着笑容,阳光灿烂的笑容。
蓝色的眼睛好似天空,里面盛满了星辰。
亚瑟看见他靠近。
靠近。
愈来愈近。
眸子里有亚瑟的脸。
嘴唇上有软软的触感。
舌头滑进口腔,轻轻舔过每一颗牙齿。
亚瑟感觉到自已的腰被急切地搂过去,紧紧地抱着往前倾去,有一只手在胸膛游离。
他的耳朵发烫。
他的脸颊发烫。
舌尖与舌尖交织在一起,愉快的起舞着。
阿尔咬到了他的上颚。
他轻咬着他的舌头,辗转斟酌,最后退出,蜻蜓点水地在唇上略过。
往下,下至喉结,他迫切地啃咬着喉结。
然后是脖颈。
然后是锁骨。
哈…
别…
别再继续了…
“阿尔…别…”
“你看,你不是挺想我接着做下去的么?”阿尔的声音低哑。
亚瑟神经恍惚。
“亚瑟,你喜欢我吗?”阿尔咬了一口他的脖子,亚瑟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啊,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他吗。
我喜欢他吗?
我喜欢他吧。
大概是的吧,从很久以前开始。
习惯了每天他的吵闹,习惯了他对自已的粘人性格,习惯了给他带一份早餐,习惯了把自已脆弱的一面给他看,习惯了失眠就打电话给他…
习惯了太多太多。
原来习惯才是最可怕的啊。
“亚瑟。”
阿尔抬起头看着他,蓝色的眸子深似大海,望进去就坠入其中。
“喜欢。”轻轻的声音。
“这就够了。”

By.轶九

(标题乱写系列)
(一篇为了他俩打啵写的文)
(更名 轶九)
(多多指教)

眠(1)



(1)
学校的生活太欢畅了。
她想。
学校的生活太快乐了,这里的人都很友好。
她想。
我可以学到东西,我可以享受自已喜欢的阅读,我可以和大家打闹嬉笑。
学校的生活太快乐了。
她这么想道。

快乐得,她近乎忘了家。

她不想回家。
她站在居民楼下,仰头看着楼上亮起的灯。
一盏盏明亮的灯啊。
却没有她的家。
她叹了口气。
攥紧书包的带子走上楼梯。

“我回来了。”
她轻轻关上门,头低着,看不见脸。
“嗯。吃饭。”妈妈阴沉着脸坐在饭桌旁,爸爸一脸的烦躁。
她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撩了撩刘海,看着镜中的自已。
眼睛冰凉无神。
她深呼吸了一次。

沉默。
三个人各自夹着菜,安静地吃饭。
她小心地咽下米饭,尽量不发出声音。
每个人都生怕破坏了这份安静。

“姚眠。”
“嗯?”
“这次月考多少。”
“很好啊,第二名。”
“嗯。”
她偷偷打量妈妈的脸色。
仍是面无表情。

回归沉默。

“这菜怎么这么淡啊。”爸爸指着菜盘子。
“不想吃就别吃了。”妈妈淡淡的说。
“你什么态度啊你!”
“那你什么态度?你每天都赌赌赌,家里都没钱了!你行,你去赚钱啊!
姚眠顿时没了食欲。
她慢腾腾地收好自已的碗筷,泡进洗碗池里,进了房间。

刀子呢?
我的美工刀去了哪儿了?
她翻箱倒柜地找。
在一个角落里,她颤抖地拿出了一把小刀。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她划破了自已。

鲜血缓缓流出。
她坐在乱七八糟的地板上,举着手腕,着迷地看着那一道口子。
血。

生在这样的家庭,不疯都难。
她在日记里写道。
每天吵架,打架,没一刻是消停的。
走出客厅永远是一地破碎锅碗瓢盆。
爸爸喝酒赌博,妈妈暴躁易怒。
稍一不小心就会被打。
生在这么样的家庭,不疯都难。

待续.

【一些题外话
关于这部新作,想表达的东西很多,关于家暴,关于变化,关于友谊,关于很多很多。而且很致郁。很致郁。
嗯。
虽然不能保证按时更新,但我会尽量快。
最后,承蒙照顾❤️】

The Gay Band of USK

The Gay Band of USK
【1】 “嘿伙计们!该排练了!”阿尔拍着手喊着。

 正在吃饭的Lex不耐烦地抬起头:“该死的我还没吃饱呢阿尔弗。”

 “那是你吃得太慢了。”亚瑟一边调试话筒一边说。 

“F*ck,连亚瑟也这么说。”Lex胡乱地咽下最后一口汉堡,“好了,开始吧。天啊我还没开始消化就要排练了。”

 “加油。”Sitven抱着贝斯从Lex身边走过,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

 “好了别抱怨了Lex,后天我们就该上台了。”阿尔一边擦着吉他一边说。

 “OKOK,可以开始了吗?”

 “嗯。”亚瑟试了音之后,说道。

 “One,two,three,four!” Lex的鼓棒挥舞,阿尔和Sitven低着头弹奏着。

 “Stuck in the same routine. 

Living an empty dream.

 When am I gonna wake up. 

…”

 亚瑟的声音和乐声交杂着混在一起,充斥了整个练习室。


 【2】

 “好了!收工吧!辛苦了!”

当最后的一个音落下的时候,阿尔满意地笑,“Lex 今天发挥得很好嘛。果然是因为吃饱了的缘故吗,感觉鼓声都比之前的有力了。”

 “去去去,我要回家了,累死了。”

 “那么伙计们,明天见!”

阿尔一把抓过亚瑟,“走了回家了。” 

“嘿!等等我还在喝水呢…明天见!”

 “…”

 “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呢。”Sitven笑笑,“你要回家了吗?”

 “是的。”Lex抓着毛巾擦汗。

 “顺路一起吧。”


 “阿尔弗!你要带我去哪!我要回家了!”亚瑟挣扎着。

 “噢抱歉!没抓疼你吧亚蒂?”阿尔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松开手。

 “没什么…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不大对劲。”亚瑟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说。

 “嗯…亚瑟…我其实…呃…”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亚瑟疑惑的看着他。

 “呃…抱歉请让我缓缓…我…” 

噢该死我到底该怎么跟他说啊!

 “就是…”阿尔深吸了一口气,“我…” 

“有话快说。”亚瑟不耐烦了。

 “我我我的房东要把房子卖了我没地方住了我能不能去你家住!!!”

 … 该死的我到底在说什么!这不是我的本意啊!上帝啊…

 “就为了这事?”亚瑟狐疑地盯着阿尔的眼睛。

 “是,是的!”不管了先将错就错吧。

 “我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当然可以了,你今晚去搬行李?” 

???

 ?????

 ???????

 居然???

 答应了???

 噢天啊感谢上帝!!!真是帮了大忙了! 

阿尔激动地握了握拳,“太感谢你了亚蒂!!!我今晚就搬过去!!!” 

“好,我先回家收拾空房间,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吧?”

 “我…忘了…”阿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真是拿你没办法。伸手。”亚瑟叹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一只原子笔。

 阿尔乖乖地摊开手。

 亚瑟一手抓着阿尔的手,一边按动原子笔在阿尔的手上写写画画。

 路灯很暗,阿尔看不太清亚瑟写了些什么,总之是地址就对了。

 昏黄的灯光在亚瑟的睫毛下方投出一小块阴影。

 金色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祖母绿的眼眸在睫毛下若隐若现。

 亚瑟的呼吸均匀地吐在阿尔的手心。

 阿尔觉得自已大概脸红了。

 “好了。”亚瑟收起笔。

 “唔…贝尔街24号?好的我待会过去。”阿尔努力地辨认着字。 

“嗯,那我先回家了。” 

“待会见。” 

“待会见。” 

待亚瑟走远了,阿尔才将压抑许久的兴奋爆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居然让我去他家住了啊啊我的妈太棒了我爱上帝我你!!!!!”

 “现在的小伙子啊…”

一个黑发的少年看着开心得走路都一蹦一跳的阿尔摇了摇头。

 “你总是冒充一个老人家的语气说话呢。”旁边紫色眸子的那人牵着黑发少年的手笑着说。

 “我已经是个老爷爷了好吧!”

 “是是是,老爷爷。” 

两人谈笑着,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


 【3】

 “贝尔街24号…唔…是这吧…”

阿尔弗看着眼前的居民楼抓着头发。

 “阿尔?你来了啊。”亚瑟从身后冒出来,手里提着一袋快餐。

 “亚瑟!嘻嘻,我来啦!”阿尔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勾住亚瑟的脖子,脸上笑逐颜开。

 “走吧,上楼。” 亚瑟意外的没有推开阿尔,而是抓过阿尔的手腕上楼。

 楼道黑暗一片,连一盏灯也没有,阿尔只能勉强的辨认出楼梯的高度和距离。

 “嘿亚瑟,我们快到了吗?”阿尔试探的问。

 “快了。”亚瑟的声音有些抖。

 他怕黑?阿尔敏感的捕捉到这一点。

 “亚瑟?你怕黑吗?” 

“闭嘴阿尔弗。你很烦。”声音里有些愠怒,但盖不住恐惧。

 阿尔挣开亚瑟的手。

 “阿尔弗?!嘿!别乱来!”亚瑟惊慌起来。 

阿尔看准台阶,跳上去正对着亚瑟的脸,抱住了他。

 亚瑟的脸被强制性的捂在阿尔的外套里,粗糙的毛衣摩擦着他的脸颊。阿尔安抚着亚瑟,就像是安抚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亚瑟抓着阿尔外套的手微微颤抖着。 

“傻瓜,怕黑做什么啊,有我呢。”阿尔笑着揉揉那顶沙金色的头发。


 两人就是这么拥抱着走到了七楼。

 其实也不能说是拥抱了,毕竟全程亚瑟都是紧紧抓着阿尔走路,导致阿尔好几次都差点摔下去。

 所以当两人撞进家中打开电灯的时候,阿尔舒了一口气。

 亚瑟放下快餐袋,坐在沙发沿上,揪着那顶因为闷在衣服里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

 阿尔佯装低着头,偷偷地打量着亚瑟。


 所以我刚刚是在楼梯间抱了亚瑟而且被亚瑟抱着不松手一路到七楼?!

 噢我的天啊我居然…!!!!!!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被亚瑟抱了一路!!! 

哈哈哈哈哈哈死而无憾了噢耶耶耶!!!


 “阿尔?”

 “呵呵哈哈哈哈呵呵哈哈…” 

“阿尔!” 

“啊啊亚瑟!”

 “你…没事吧?”亚瑟用一种看精神病的眼光看着阿尔。

 “没没没,我只是…有点开心…哈哈…”阿尔干笑着抓头发。

 刚刚建立起来的”warm & man”的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了阿尔弗雷德你还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痴汉啊!


 “走吧,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前几天我刚刚打扫。”亚瑟站起身。


 房间不算大,但五脏俱全。

亚瑟打开台灯,暖黄色的光线充溢了整个空间。

淡蓝色的床单上铺着白色的被子。有一张书桌,墙壁上还挂着一把吉他。窗外的夜色如墨,只有一点点的月光。

 “Wow,看上去比我家整洁多了。”阿尔倚着门框,打量着房间。

 “带你看看你的家吧。跟我来。” 


我的家?

 嗯。

迟早会让你改口成“我们的家”。

 阿尔露出了蜜汁的自信微笑。 



【这是一个小长篇的坑w。歌曲的话是来自ONE OK ROCK。然后就是

未完待续💕】

王耀生贺

王耀的生日 【文中cp有米英,法贞,露中和微极东。希望观赏愉快;-) 】 “王耀生日快乐!” 来自一个美国人热情的拥抱和大大的礼物盒。 “这是?”王耀看着手上又大又沉重的盒子,疑惑地问。 “你打开就知道啦!” 王耀粗暴地扯开包装纸,露出盒子的真身。 是一个新的中华锅。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王耀不屑地撇撇嘴,“有钱买中华锅给我怎么不快点还钱阿鲁。” “生日就别说这个啦来来来吃东西吃东西啦哈哈哈哈XDDD!” “这是给你的礼物。”亚瑟递上一个扁平的礼物盒。 王耀拿到鼻子边嗅嗅:“红茶?” “是的。”亚瑟微笑。 “年年都是茶,没新意的家伙。”王耀扬了扬手中的盒子:“不过谢谢阿鲁。” “哟耀君~这是哥哥我亲手烹饪的法餐哦~作为生日礼物的话是不是很有新意呢~” 面前的餐盘上盛放着摆盘精致的法国美食,香气四溢。 “哥哥我的美食可是比某些英国人的食物要美味的多呢~”弗朗西斯看似无意的向亚瑟抛了个媚眼。 “该死的法国佬!”亚瑟炸毛地朝弗朗西斯瞪去。 “就是!我家亚瑟做的东西最……”拥有天蓝眸子的人朝着法国人龇牙咧嘴地挥舞拳头,却失去了说下半句话的勇气。 “最什么?阿尔?”亚瑟示威性地挑眉。 “最……最好吃了!”阿尔闭着眼睛吼出了这句话。 “乖。今晚跟我一起睡。”亚瑟温柔地笑笑,屋子里的人都止不住打了个寒战。 能把这句话面不改色地说出来的人真是…… Hero啊…… “嘛总之谢谢你的美食阿鲁!”王耀笑着吃了一口:“确实很好吃。” “听到小耀这么说哥哥我就满足了~”法国人笑着退至一边。 “露西亚也有给小耀准备礼物哦☆~” 紫色的眼眸闪烁。 一个包装精致的正方形盒子被他笑吟吟地递到眼前。 “这是?”王耀好奇地摇了摇。 盒子里传来重物撞击的声音。 “拆开来看看吧^L^” “怎么个个都要包装起来啊拆着好麻烦的阿鲁…”王耀一边嘟囔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 是一个水晶球。 里面是小小的他和伊万手牵着手站在雪地上。 他的脸颊有些红,伊万仍是那幅笑眯眯的样子歪头看着他。 轻轻摇晃,地上的雪飘起来飞舞。 落在他和伊万的头上,黑色的头发被覆盖成了白色。 远远看去,好像一对白头偕老的夫妻。 “小耀喜欢吗?” “都,都多大了怎么还送这么幼稚的东西阿鲁!!!” 说着耳朵却悄悄地红了。 “啊…太可爱了…果然最喜欢小耀了啊…”一边说着一边扑上来想要搂住他。 “走开!!!” “啊啊啊!!!Hero是来参加party的!不是来吃狗粮的啊!”阿尔弗说着抱紧了身边的亚瑟,“亚瑟!!!我们回家!” “喂!等等!baka!别抱那么紧啊!” “哥哥都看不下去了呢~” 对吧,贞德? 门外的黑发少年静静听着屋内的动静,手里的盒子越攥越紧。 看来他现在过得也很好啊… 那就没有再去打扰的必要了吧… 一切…都只是咎由自取罢了啊… “好啦!!!那就由本hero来为这个party收尾吧!!!” “好了赶紧弄完洗洗睡吧阿鲁!!!” “那么看这边啦,哥哥已经把相机定时了呢。” “那么!3!2!1!” “王耀,生日快乐!!!” 屋内的人笑着喊出。 屋外的人小声的说。 照片上,阿尔和亚瑟的脸贴在了一起,弗朗西斯难得地发自内心开心地笑着,伊万趁着最后一秒吻在身边人的脸上,王耀脸上的笑容快要溢出来。 整张照片都在渲染着快乐。 【耀君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快和露西亚结婚吧!!!】

中/国贺文

十月一日。
一九四九年的今天,是中/国的寿辰。
王耀仍记得那天站在天安门上,看着下面自已的子民们的心情。
激动而喜悦。
中华上下五千年,起起落落。
自秦朝秦始皇统一六国以来,众人对于秦始皇的说法口说纷坛。
有人说那是个暴君,他强逼人民修建长城,焚书坑儒,阻碍了文学历史的发展。
有人说那是个好皇帝,若无他,便无长城;若无他,华夏不会那么早完成了统一大业,还拥有兵马俑这等世界奇观。
但,他创立起来的辉煌秦朝终是败在了秦二世的挥霍中。
那天火烧阿房宫,王耀看见刘邦的脸映照在火光之下,他的盔甲上满是鲜血。他仰头看着那大火,第一次觉得火是这么美丽的东西。
汉朝出现了。刘邦定都于长安。
刘邦死后,文景之治,孝宣中兴,茗章之治,他的子孙努力地告诉刘邦,会把汉朝千千万万年的传下去。
但随着董卓之乱,天下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
蜀,魏,吴。
三国时期,豪杰辈出,曹操,刘备,关羽,孔明,孙权。
众人指说曹操是奸臣,殊不知曹操为了统一三国而付出的努力。
王耀看得清清楚楚。
但也没用了,一切都已成了灰。
西晋南北朝过后,是一个强大的隋唐。
武则天一代女皇,王耀看着她为了爬到那个位子上,付出了自已的孩子,付出了自已的青春,付出了自已的一切。尽管她后来的淫乱后宫令人作呕,但诚然,她也是个伟大的女皇。
王耀仍是会在清明节去无字碑前摆上一朵蔷薇花,传闻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五代十国后,是宋朝。
宋朝不断努力,终于吞并了辽金蒙古。
王耀看着那天皇上宣布辽金蒙古成为中国一份子时,人们从内心流露出来的喜悦。
“太好了,终于不用打仗了。”
元朝,明朝,清朝。
闭关锁国使得中国迅速落伍,等到中国愿意开放了,鸦片战争随之而来。
鸦片残害了无数家庭,王耀仍记得在那段时间他走过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吸鸦片吸的皮包骨的人。
那是他自已的子民啊,但如今,他自已也保护不了了吗?
这时候,林则徐出现了。
他将王耀扶起来,在虎门进行销烟。
大火烧了半个月之久。那是王耀最后一次喜欢火。
后来,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王耀摸着自已心脏的地方,仍能感受到那一块疤。
他哭号嘶喊,终究无法阻止这一惨剧的发生。
自那以后,他憎恨火焰。
王耀越发沉默。
他看着自已的子民们欲火奋战,看着一场又一场的战争,看着香港和澳门被夺走,看着日本在背后捅了自已那一刀。
他坐不下去了。
他需要中国重新抬头,他迫切的渴望。
他率领着兵将,冲锋陷阵。
兵将跟着他,冲锋陷阵。
心里的梦是一样的。
日本投降的那一天,王耀看着他的子民们拥抱在一起,欢呼庆贺着,微笑着。
再见啦,日本。

王耀怎么也想不到自已的子民会发生内乱。
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战争开始了。王耀不得不对自已的国民下手,狠着心肠将他们赶走。
他为的,只是中国的兴啊。
那一定是最后的一场战争。
我不会再让你们去打仗了。
王耀心想。
他的梦想实现了。

建国,兴国,直至今天,一切似乎都还历历在目。
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兴兴向荣起来。
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逐渐强大起来。
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不必再受人欺凌,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开始有主动权,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可以在国际上提出反对。
他看着自已深爱的地方。
一切都恍如隔世。
六十七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六十七年。
中国,生日快乐。


【抱歉还是晚了orz…这是中/国的贺文,虽说采用了王耀视角,但根王耀完全两码事。且历史基本上都是百度的,应该是没有错误的。如有错误麻烦指出,我会修改。图源网,侵删。
写真实历史真的很难啊…
最后。】
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Kinds  Of  Music

One.森系
耳机里的男声静静吟唱着。
闭上眼睛聆听。仿佛置身于森林。
身边是大片的墨绿色。
墨绿色的树墨绿色的草墨绿色的灌木丛。偶有清浅的青绿色的嫩芽。
流连沉醉。在这片森林里。在这安静的歌声里。
【参照歌曲:Sunrise(re-build)——ぼくのりりっくのぼうよみ】

Two.摇滚
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音量开到最大。主唱的嘶吼声几乎震耳欲聋。
但他喜欢。
对着好看的妹子吹声口哨。笑的痞痞的。
嘴唇在动。但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无所谓。摆摆手继续走。
人渣不就是这样的么。连自已都无比唾弃的人。
勾起嘴角冲自已讥讽地笑。
“Liar.”
人流中的背影桀骜孤独。
你这个骗子。去死吧。
【参照音乐:Liar-ONE OK ROCK】

Three.古典
音响里流淌着18世纪的乐曲。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欣赏窗边的景色。
阳光微风音乐天空。
他拿起茶杯轻啜一口红茶。
美好的下午茶呢。
【参照音乐: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贝多芬】

Four.舞曲
这里有男有女。
DJ把音乐放的响亮。
人们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酒。
人们高举双手扭动着身体跳舞。
——人们为什么来到这儿?
——不清楚。
但来了,就请你跳舞。
花红酒绿纸醉金迷。
在这儿没有对错。来吧,和我一起跳舞吧。
一起坠入地狱吧。
【参照音乐:无】

Five.民谣
他拿着一把木吉他到处流浪四海为家。
弹着吉他唱着歌。
想家吗。想她吗。
闭上眼睛没有眼泪。
眼前是她是他是她是他。
回不去了啊。
【参照音乐:南山南-马頔】

【事实上我写的那些参照音乐可能你们听不出那种感觉orz。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是很突然的一下。
另外对于音乐的分类可能不太规范?请谅解。同时欢迎捉虫XD。】
【另外。这儿九冽,请多指教呢。【笑】

夜。

空调呼呼地喷出冷气。床上的两具身躯正火热地交缠在一起。

“呼……”
喘息声。

“啊啊……别……嘶……疼……”
呻吟声。

“抱歉……”他拽了拽那根不规矩的头发,略带歉意地舔舔身下男子的耳朵。
身下的人眸中带水,脸颊绯红,倒是格外惹人怜爱。
他侧过身子躺在他身边。一只手撑着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特……”他眼神迷离。
“我在呢。亚瑟。”他安抚性的揉揉那顶沙金色的头发。
“唔……腰好酸……”他埋进枕头里。耳根泛红。
“噗。辛苦你了。”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他不满地抬起头,却撞进他天蓝色的眼眸里。

天蓝色的眸子像猫眼睛一样在黑暗中发光。

亚瑟在心底悄悄地说。

不过,还是像天空多一点。要是还有白云就好了。哈哈。

“想什么呢那么好笑。”
阿尔轻轻拍了一下亚瑟的头。
“阿尔。”
“嗯?”
“我爱你。”
祖母绿的眸子里尽是认真。
蓝色的眸子逼近,嘴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

“明明是我爱你更多一些。”